江苏福庆律师事务所
页面二维码

分享文章到微信

分享到:

魏县棘针寨乡 村务18年未公开干部吃低保政府扮演何等角色?

2018-12-03 08:01:48 浏览次数:967

导读 : 扶贫攻坚要坚持扶真贫,真扶贫,坚决防止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、等问题,对数字脱贫、弄虚作假等行为要严肃追责,让扶贫政策真正落地结果。建立健全稳定脱贫长效机制,让脱贫成效真正获得群众认可、经得起实践和历史的

(原标题:魏县棘针寨乡 村务18年未公开干部吃低保政府扮演何等角色?)

  扶贫攻坚要坚持扶真贫,真扶贫,坚决防止形式主义、官僚主义、等问题,对数字脱贫、弄虚作假等行为要严肃追责,让扶贫政策真正落地结果。建立健全稳定脱贫长效机制,让脱贫成效真正获得群众认可、经得起实践和历史的检验,习近平总书记作出的重要指示------

  扶贫攻坚战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各级政府所关心和工作之重点,各地纷纷采取多样化脱贫之路,帮助贫困家庭早日走向富裕道路。然而,国家的扶贫政策却让河北魏县棘针寨乡前屯村民姜保领愁眉不展,每当谈起自己的帮扶经历,不由地泪如满面。
      魏县棘针寨乡:村务18年未公开干部吃低保政府扮演何等角色?
               贫困户成“唐僧肉” 一村干部想法捞钱

  魏县棘针寨乡前屯村村民姜保领今年47岁,性格憨厚、善良,由于家庭及琐碎之事,看上去有些苍老。姜保领因家境贫寒,至今未娶得上媳妇儿,为照顾瘫痪在床10多年的父母无法外出打工,单靠一台拖拉机利用农忙时节给村民播种小麦、玉米,挣点零用钱,也是给两位老人看病的唯一来源。2018年3月,保领父亲去世,母亲现仍长期卧床靠他一人照顾。

  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没有给保领留下丰厚的遗产,只留下几间老房子。2014年,保领为让两位年迈的父母住上新房,某天在东借西凑准备盖房物料时,一位村干部出现在他的面前,保领,你要盖新房了,正赶上国家给贫困户办理危房改造款,但是,这个钱我帮你争取,我们的对半分,你先给我5000元,我到乡里给你打点送点礼,很快就能批下来。忠厚老实的姜保领不知道究竟咋回事,国家给危房改造款救济咱,得一半也行,总比借钱要好,于是,把借来的5000元交给了这位村干部让其为自己办指标。

  2015年,这位村干部告知姜保领危房改造款已到,让他抓紧去银行取,待钱取回来后,村干部再次向姜保领要去4000元。就这样危房改造款一共15000元,村干部独得9000元,保领则实际到手6000元。2017年,办理低保时,村干部又向保领要了500元所为的请客费。姜保领无奈地说,国家给补助的钱,还不够村干部们吃喝、伸手要的,不给就威胁称:不拿钱就把你低保去掉。

   村务18年未公开 集体财产下落不明 村干部吃低保

   本报驻地记者在魏县棘针寨乡前屯村走访时村民众口称:“前屯村有集体原农场耕地30余亩,村干部未经民主程序直接承包给他人,期限为15年,所收取的承包费用未向村民进行公开。2013年,村一小学占地1亩多,房屋数间,均为村集体财产,被村支书变卖房款不知去向。”

   一位在职干部向记者说:“从2000年至今,18年来村里的计划生育罚款一直没有公开上墙,村财务账目也是一个迷。时任村支书与村计生主任王某是亲家,明知王某有违规行为也只有睁只眼闭只眼,包庇其中饱私囊、愈演愈烈,无法无天。依据《村民委员会组织法》第22条之规定,村民委员会实行村务公开制度,涉及财产的事项必须每6个月公布一次。前屯村多年村务不公开究竟隐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?难道乡政府领导真的不知情?还是在装聋作哑?

     魏县棘针寨乡:村务18年未公开干部吃低保政府扮演何等角色?

     魏县棘针寨乡:村务18年未公开干部吃低保政府扮演何等角色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吃低保村干部孩子家
   为自己的亲戚、关系户违规办理低保在前屯村也属正常,真正贫困需要获得最低保障的村民却离而远之。据悉,2014年至今,村会计王某身为村干部,却为自己妻子办理了低保,王某有三个儿子,有房有车却依然享受着低保待遇。关系户李某拥有三层楼房,四个子女生活富裕,每月还领取低保补贴款。

   记者一行就姜保领反映村干部伸手要去9000元,村内财务18年未公开和村干部家属违规吃低保一事,来到棘针寨乡政府进行调查核实。该乡纪检书记接待了记者,书记表示,此事我们会尽快调查,核实后给您反馈结果。20天后,记者再次拨打棘针寨相关负责人电话,办公室卢主任说:我们下去调查过姜保领所说的收自己钱的村干部,但对方一口否认没有拿保领一分钱,此事查起来较困难。

   村干部家属违规吃低保一事,经县民政局调查:村民反映的村干部家属吃低保情况属实,违规给不符合条件的“富人”办理低保,是县民政局的事,与我们乡政府没有关系,我们也管不了。至于村务公开问题,由于村内较乱,存在分歧,一时难以公开。

   国家之所以设立低保政策,是为了那些真正无劳动能力,不能自理的贫困家庭给予的特殊补助资金,让他们生活能够得到有利保障,享受党和国家的温暖。不是给那些住着洋楼,开着小轿车的人享用的。

   贫困户办理低保,首先,由村委会统计、核实后将材料报至乡镇民政部门,其次,再由乡民政将所报低保人员做一调查,经过调查核实后,上报县民政局,最后经上级部门审批通过,办理低保证享受国家低保待遇。


    棘针寨乡反馈信息称,办理低保是县民政局的事,与乡政府无关,至于低保该不该去掉,长期以来违规吃低保如何处理,我们没有权力做出决定。试问:村干部上报的低保人员名单是否经过乡民政部门上报县民政局?是否经过调查、筛选、召开村民代表会议讨论产生的?村会计身为何职?他与自己的爱人都是党员,可否履行了一位共产党员的职责?以权谋私,套取国家扶贫资金多年,岂能简单地以撤销其低保待遇而结束?罪犯杀了人,承认错误就可以不追究其刑事责任可能吗?

   魏县民政局在全县办理低保工作中,对于是否符合低保条件,是靠村乡政府上报数据而定的还是经过认真走访、核实、调查后确定的?如果是经过下乡亲自调查核实的结果,违规吃低保数年又作何解释呢?是接受了村干部的礼金还是彼此间存在着深厚的利益链?


    编后语:身为国家干部,老百姓的父母官,本应为民所想,为民服务,却打着国家政策旗号为自己如何捞财铺设道路,把国家政策当成他们发家致富的摇钱树,这样的干部如何在百姓心中树立榜样?让群众如何去信任、去拥戴?


    村民反映问题总是推诿扯皮,不作为、乱作为现象在该乡屡屡发生,百姓有怨气无处去诉,村干部违规,乡干部袒护,形成一条不可分割的利益链,致使村干部为非作歹欺压百姓,酿成干群矛盾日益加大。魏县前屯村百姓何时才能真正享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?18多年的村财务又何时才能得以公布于世?此事,望能引起魏县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,给前屯村村民一个满意、合理的说法。本报仍将继续予以关注。


更多今日热点 相关推荐
头条新闻
最新资讯
精彩推荐